typoverflow June 25th, 2022 at 11:33 pm

    记忆三番五次提醒我要写下这个独白:生活远比小说乏味多了,根本就不存在立体的人

    typoverflow June 5th, 2022 at 08:45 pm

    终于,划水摸鱼两星期的报应来了——周报从写一星期前的存货变成了写未来一星期的展望。

    typoverflow June 3rd, 2022 at 10:31 pm

    补充上一条,越来越发现自己能够同时处理的信息数量在萎缩。今天和导师以及课题组的其他同学出去吃饭,一桌11个人逐渐逐渐就分化成了几个的“讨论小组”,其中陈丁王韩四位同学再聊吧实习,老师顾左右而言他,两位师兄偶尔交流,我和另一位师兄对最近写的代码和一些科研想法进行了深入讨论。为了真正地投入与一个人的对话,我事实上无法分出任何精力给想要参与的其他人。那么社交活动,或者朋友之间的hanging out似乎就是有极限的,我们的社会也默认了这一点共识——比如餐厅提供的大多是四人座位。
    就好像表面张力无法维持体积不断膨胀的流形一样,我会觉得要警惕连体社交,因为连体社交的结果是过于庞大的共同集体,而你很清楚自己无法在当中的每个人身上分出同等的,或者足够的精力,这对自己和别人都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但这显然违背了上一条中说的第一性原理,所以现在的我也说不准。实践出真知,但实践得还远远不够。

    typoverflow June 3rd, 2022 at 10:20 pm

    渐渐发觉自己和朋友们对于hang out的认知差异。比如打桌游,我的想法就是每个人都应当投入自己所有的智慧与策略,去博弈一场胜利,同时也给别人带来被博弈的快感。但是除我以外的所有人都会觉得“投入程度”并不是社交活动中更为重要的因素,相反只是“和大家相处在一起”就已经能够带来莫名的快乐和满足。我努力寻找为自己辩驳的借口,但发现自己也陷入了这样的逻辑当中:如果游玩的同伴并不重要,那么为什么不在马路边随机邀请一个人一起打德扑呢?
    于是好像发现了hanging out的第一性原理:Being present is enough.

    typoverflow December 31st, 2021 at 01:43 am

    给博客摸了个icon。
    最开始的想法是要有土地、宇宙和迷拟Q这三个元素,结果...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土豆地雷......

    typoverflow December 25th, 2021 at 07:14 pm

    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typoverflow December 25th, 2021 at 06:55 pm

    Hello, world!在自留地开荒的第一天。

联系方式
  • typoverflow@outlook.com
  • 1910342119

关于我

  • 准研究生@NJU,研究的课题是强化学习和如何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