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面

在2021年最后的那一个月里,开始重新打理自己的博客,也终于有时间好好思考一下过去的一年自己做了些什么事。总感觉2020年年初开始时间真的过得飞快,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生活到了一定的阶段后本当如此,还是说在疫情之类的不可抗力之下自己逐渐变得麻木。如果要好好总结一下这一年的话,遗憾自然是有的,也取得了一些聊以自慰的成绩;但是真要把它们写下来,又却是无比困难。

因为一年的时间说长也不长。上个月的这个时候、去年的这个时候好像依然历历在目,它们与今日此情此景的连续结构依然清晰可见,实在是还没到可以盖棺定论的地步。能够盖棺定论的是什么呢?是一些很久很久之前自己做过的选择,说过的话,撒过的谎。这些片段会在不经意之间突然闪回,但那些上下文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就好像《西部世界》里接待员的塑造那样,过去与现在的连续结构会因为遗忘而慢慢被破坏,最后留下的残星半点的片段则成为新的基石。写点年终总结最直接的目的或许是终于有一个正当的理由写点自己,让之后看合订本的读者了解这个人的变化与成长。

接下来是命题小作文

实习

今年第一次参与春招,没花费什么功夫拿到了字节游戏部门强化学习组的暑期实习offer,第一次前往北京参与实习。实习可以说是今年最为宝贵的经历,真正地以参与者的身份了解到字节跳动这种体量的公司是如何运作的,同时也逐渐了解了一点职场人的生活,我的出路。实习期间同事们都很好,在中航三楼打羽毛球的日子也很开心,但总感觉这种千篇一律的生活缺少了点什么,自己也在怀疑。
话说回来,北京海淀的房价恐怖如斯,和两个朋友合租一间两居室,最后算上违约金也要接近5000/人月。在租房这一点上踩了不少坑,以后就有经验了(经验就是别去北京)

字节的红焖牛肉是真的好吃.jpg
字节的红焖牛肉是真的好吃.jpg

学习

2021年大概是自己作为做题家的最后一年,终于实现了自己的一个愿望,拿到了国家奖学金。但仔细想想,自己在实践和科研方面其实并没有太过亮眼的表现。竞赛上参加了美赛,水了个M奖,除此之外默默无闻;科研上可以说整个上半年都划得不行,实习的时候才开始正经地写一些强化学习相关的算法代码。也正因此,回来之后突然面临开题时自己一下就手足无措了,慌慌忙忙的找方向,慌慌忙忙地调研文献。

一直到2021年的年末,自己才真真切切的全身心投入到科研任务当中,协助师兄完成论文的同时有了自己觉得很值得试一试的idea。突然发觉很多东西自己都理解得太迟太迟了,而在此过程中的诸多负面情绪和破防时刻不仅给别人添了麻烦,自己回想起来都有点惭愧。

想起来今天知乎有人在批判「平平淡淡才是真」。或许这句话说的并不是一种既定好的目标,而是你我和千千万万普通人现实而又无可奈何的生活状态。

工作流

想着重写一写自己的工作流。蒋炎岩老师有一个理念我觉得是很正确的:对于工具的使用直接决定我们的工作效率。今年有了一些时间,着重搭建了一个比较适合自己的工作流。顺便就在这里写一写自己比较喜欢的软件吧。

  • 使用豆瓣记录在读的书,在看的影视和在听的音乐,仅此而已。豆瓣的书评和影评我感觉还是很有启发的,这是豆瓣最具价值的一点;
  • 使用Notion来记录论文的阅读笔记、科研中的实验结果和想法。Notion是一个跨平台的富文本笔记软件,其中的一些内置格式可以帮我在不用过多关注样式的前提下完成文本记录。唯一的缺点是Notion不支持全功能的latex语法,某种程度上有些不方便。
Notion的表格真不错
Notion的表格真不错
  • 开始使用RSS和与之搭配的软件阅读关注的个人博客。今年我迷上了阅读独立博客,因为独立博客中往往有高度组织化的知识和文字,有公开场合不方便讲出来的想法和言论。但是我订阅的个人博客多达五十个,每天一个一个去翻看有没有更新显然是不现实的。因此国庆期间我在自己的一台境外节点上使用Tiny-Tiny-RSS搭建了RSS解析服务,然后配合移动端的「Reeder」软件阅读更新。

硬件方面,2021年自己以「填充工位」为理由买了不少设备,包括但不仅限于一台MBP,两台显示器,好几把键盘和一些拓展坞。硬件就留到后面再写吧,没什么动力。

新布置的工位~
新布置的工位~

书影音

今年总体上依然可以说是大摸特摸,看了很多自己觉得不错的剧集,同时也拓宽了一点自己的观影范围,接触了一些令人惊喜的番剧和喜剧。

今年最喜欢的电影

最喜欢的电影是《楚门的世界》,很经典,但看完后却又觉得恐怖。楚门的世界是看似是一个乌托邦,实则是由偷窥、操控和演员们的逢场作戏构建的幻想舞台。“闭目塞听,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囚禁心灵的终极方式莫过于此。

万一见不到你,那就祝你早安,午安,和晚安!
万一见不到你,那就祝你早安,午安,和晚安!

今年最喜欢的剧集

年初的时候曾经信誓旦旦的说自己绝对不会看美式喜剧,结果一年之内接连看完了整整十二季TBBT和九季How I Met Your Mother。今年收获共鸣最多的剧集就是himym,在不同的演员、不同的故事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今年最喜欢的音乐

今年的听歌路线有了挺大的变化,以前是影视的ost为主,今年逐渐听起了番剧的op和80年代摇滚。但是听得最多的还是维瓦尔第The Four Seasons中冬的第一乐章,每次循环到都脑袋一绷(

一些感悟

  • 相信自己对于问题的判断。如果一件事不符合直觉,它的某个或多个环节一定存在问题;
  • 人生是多目标优化问题,但在其中一个目标上达到最优并不一定意味着会妨碍其他的目标。至少不应当用这个借口放弃探索最优的解决之道;
  • 少说多学。

博客之于我

最初开始折腾博客是在2020年的上半年,疫情影响下的第一个半年。当时自己还真的只是一个对于这套技术栈一知半解的小白,囫囵吞枣地看了看jekyl,使用免费的github.io部署了自己的第一个博客。但是当时github.io在国内的访问速度还不像现在这样这么快,所以就在腾讯云上入手了自己的第一个服务器,1c2G,1Mbps的小水管带宽,标准的学生机。这个最初的博客被我叫作“记忆备份”,大致是因为疫情赋闲在家的日子里自己有很多空闲的时间可以折腾感兴趣的技术,而博客实际上提供了一个把自己的折腾历程记录下来的地方。

...其实这里我真的很想配一张老博客的图,但无奈这个记忆备份比我还不靠谱,因为忘了续服务器的费用所以被可恶的企鹅在去年六月的某一天抹掉了。第二次重整博客是在今年的三月,兵荒马乱的春招之前。回头来看的话那几乎是自己今年最没什么事可做的一段时间——因为早早躺平保研本校,联系好了导师,所以在大家忙着准备简历和文书的时候自己却在悠哉悠哉地纠结Shell语法中$@和$*的不同。越是在看起来对生产力没什么帮助的技术上折腾,就越让我感到有义务找个地方写一写,于是就有第二版博客,域名是http://blog.typoverflow.me。 有一段时间更新得很勤快,写过zsh和shell,也写过强化学习和机器学习中一些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角度,直到7月份来到字节跳动实习。

实习的这段时间相当忙,是几近断更的主要理由(借口)。但另一个原因是,我逐渐意识到自己做不到运营一个好的博客。一方面,我并不是一个能够一直产出独到的idea的人(在这方面一天世界一直是我努力的目标),我的文笔也不够好;另一方面,我的技术栈也并不深,难以总结出独到的关于技术的分享与理解。而恰恰相反,一直是我在借助博客写下自己一直觉得必须要写的东西,那怕这些文字看起来狗屁不通。从这个角度而言,并不是博客依赖于我,而是我依赖于博客。某种程度上这实在有点自私,因为看博客的观众期待的并不是nonsense和乱糟糟的个人情绪。但事实是,写博客的这个家伙本身也是博客可怜的受众之一。因此请相信,现在的这个博客已经尽其所能达成最恰当的折衷

2022

之前说过要做到四个好好:好好科研,好好睡觉,好好学技术和好好生活,现在看起来只做到了好好学技术。

就让2021这么过去吧,没做到的事情一定要在2022里完成。

最后修改:2022 年 01 月 27 日
ヽ(✿゚▽゚)ノ